编辑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
      [  中关村在线 原创  ]   作者:  |  责编:周博林
    收藏文章 暂无评论

        有些人说,家用电脑是我娱乐的源泉,GTA、仙剑、模拟人生等单机游戏,是我想要休闲与放松时最好的工具;也有些人说网游给了互联网和电脑第二次生命力,让成千上万的玩家在网络上结交了深厚的友谊;还有些人说,电子竞技让PC游戏发扬光大,MOBA类、FPS类与RTS类才是PC游戏的常青藤。

        而今天,我要给大家讲述一个不一样的电脑游戏故事……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
        我叫做艾石,这是我的笔名,因为文革时期的敏感性,而我的父亲又是逃往宝岛的国民党军官,所以不敢再叫原来的名字了。我自小在福建长大,但我当我选择大学时,却毅然决然的考入了燕京大学(现北京大学),而又在大二那年,随着北平的解放,我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并彻底的与远在福建的家人失去的联系。

        1993年,那年我65岁,此时的我已经退休在家,膝下有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并且还有一个五岁大的小孙子。正是在这年,我家中购置了第一台电脑286,退休后的生活平静而舒适,平时除了帮二儿子带带小孙子外,就是玩电脑上的纸牌游戏了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1.0操作系统

        其实在添置这台电脑之前,我并不会使用它,主要的目的还给小孙子买的,都说以后要进入讯息化时代了,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所以当时脑子一热就给买了。可谁承想我买了之后的几个月里都没明白怎么用,反而是我这5岁大的小孙子鼓捣了一段时间后,给电脑装上了系统,并最终教会了我,怎样在DOS中进入Windos,并且一遍一遍的告诉我纸牌游戏的规则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1.0上的纸牌游戏

        纸牌游戏的规则非常简单,最终获胜的方式是将所有扑克牌以相同花色从A到K的排序方式堆叠至右上角。每次开局时场面共有上有7个牌堆,为了找到牌堆中较小的牌,玩家可以将牌以从大至小的方式拖拽,相同颜色的牌不能相邻(例:黑桃8下方只能放置红桃和方块7,而不能放置黑桃和梅花7),每当牌堆上的第一张牌被拖拽走后,将下方一张背面朝上的纸牌翻开,没有可以拖拽的牌时,可以点击左上角的牌叠开始翻牌,直到将所有的牌拖拽至右上角的四个牌堆中。

        虽然现在看来这种简单的游戏模式太过单调,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,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娱乐方式,纸牌——就一直伴随着我度过了退休后漫长的岁月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初代的《极品飞车》是不是很有年代感?

        其实当时除了纸牌游戏之外,我也尝试玩了很多我那小孙子玩过的赛车或者横版过关游戏,但总是会卡在一些奇怪的地方老是无法过关,每天都要等到幼儿园放学,把孙子接回家,让他告诉我卡在哪里了。虽然作为长辈的我,应该是在孩子的成长中启到更多的引导,但每次在小孙子气冲冲和我说:“这么简单您怎么就想不到”的时候,我心里是很开心的,因为我知道,他比我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更强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早在windos 3.0上运行的横版过关游戏《阿拉丁神灯》(素材是还原度很高的手机App游戏)

        在之后的几年里,我家的电脑也从286升级到了386、486、奔腾I、奔腾Ⅱ、奔腾Ⅳ。Windos系统也升级到了win95、win98、win2000、windos xp。每一次的升级,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次非常痛苦的学习过程,虽然后来打开电脑不用再从DOS进入Windos了,但我却要从新记住一遍打开游戏的方式,虽然每次的改变并不是很大,但我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这些简单的点击流程,却让我感到无比的繁琐。

        即便如此,我也还是选择使用更新的电脑和更新的系统,不能因为我思想上的惰性,而让我的小孙子停止对这些新科技的探索,而他也每次都不厌其烦的告诉我,如何才能找到我想要的游戏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xp上的纸牌

        2004年,那年我76岁,而我的小孙子已经16岁了,他考入了一所寄宿制的高中,并且随着他爸爸的诉求,孩子要考大学了,不能让他总玩电脑,所以自此家中的电脑便停止了更新换代,我也不用再去关心孩子的学习和生活,每天做做饭,玩玩纸牌和空当接龙,这也是我每天最安逸的一段时光。

        直到2009年,我的身体状况逐渐出现了问题,每隔一段时间,我总是要住院进行各种各样的手术,不过无论我那个小孙子是上大学,还是到后来上班,只要我生病住院,他总是要在手术那天陪上我们几夜,虽然手边就有呼叫护士的应急按钮,但是在我最脆弱和痛楚的时候看到至亲,却是比什么都能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心。

        也是随着几年病痛的折磨,我也已经很久没有碰触过电脑了,家中也雇了保姆,因为我和老伴儿早已不能做饭,每天除了吃饭看报纸外,最快乐的时间也逐渐变成了,期盼儿子和孙子下班回家后的嘘寒问暖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简单的纸牌游戏,也见证了每一代windos系统的变迁

        这样的日子我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,但当我回想起小孙子教我打游戏的场景时,心头却总是甜甜的不能自已。


        1993年,那年我5岁,因为父母白天都要去郊区上班,所以我就被送到了爷爷奶奶家,也是我小的时候太爱哭了,无论两位老人是哄是打都不能停止我哭,所以我爷爷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让我玩儿游戏转移注意力。

        谁家大人要是想让孩子玩游戏,肯定会买个红白游戏机,可是我爷爷却买了个电脑286……爷爷是那种非常腼腆的人,做什么事总是不和家人商量,这突然搞了个高科技的产品,却是谁也不会用,还好我在幼儿园有开设电脑课,在幼儿园老师的帮助下,我终于在小一个月里学会了装windos 1.0系统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非常抱歉我并没有找到当时我家那台286电脑的老照片,不过这台电脑与我记忆中轮廓几乎完全吻合

        有了windos之后,我就开始了我的第一款系统自带游戏——纸牌,虽然这款游戏并不如邻居家孩子小霸王游戏机上的48in1好玩,但是不知为何,我总是能在放学回家到吃饭的这段时间里玩上一两个小时,并且成功的教会了我爷爷,让他也在每天白天的时候乐此不疲的玩着纸牌。

        那个时代的网络并未普及,也没有光驱,想玩游戏要不是用3.5寸的软盘安装,要不就是更大的5.25寸软盘,虽然这些所谓的单机独立游戏都是像素级的,但它们还是每个游戏都要占到4-8个软盘才能安装好,并且很多时候都会因为安装时磁盘的磨损,导致游戏中不可避免的花屏或是卡死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当时的软盘只有几百KB至几MB的容量,非常早的就被光盘所取代

        所以最终占领我童年游戏时长最多的还是纸牌,虽然扫雷也是windos非常早期的自带游戏,但是我却始终无法像热爱纸牌那样,给扫雷同样公平的游戏时间。

        自windos 95和windos xp之后,系统中又相继出现了空当接龙和蜘蛛纸牌,虽然我在这之后已经很少玩儿windos系统自带的游戏了,但我还是要硬着头皮学会并掌握这些游戏的技巧,并将它教会给我的家人,让他可以在闲暇之余玩玩电脑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95上的空当接龙

        空当接龙最终胜利的条件与纸牌完全一样,都是在右上角的4个牌堆中,以花色相同从A到K的顺序排列。但它游戏的过程要相对于纸牌复杂了很多,玩家需要混杂的牌堆底部拖拽单张牌,并以不同颜色由K至A排列,左上角有4个可以放置废牌的停滞区,但为了可以移动更多的牌,要尽量较少左上角废牌的数量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看到这些经典的图表,是否唤起了你对于空当接龙的回忆了呢?

        空当接龙应当算是牌类游戏中较难的一种了,它除了要培养你的逻辑思维外,还要你用更多角度分析场面的局势作出判断,不过似乎我爷爷却对这款游戏有着独特的技巧,有些时候我都不能看清方向,他却能在缝隙之间找到一条继续进行下去的思路,这也是当时我所不能理解的变相思考能力。

        而到了2002年左右时,电脑装上了windos xp,系统里多出来个蜘蛛纸牌,这个游戏相对于纸牌和空当接龙,我认为要简单的多(至少单色模式很简单),只要每一种类型的按照顺序让A-K连成串就能消去。游戏开始时玩家有500分,以后每移牌或撤销移牌一次,扣一分。当一组同一花色的牌被移除整理到左下方时,加100分,直到所有牌组被消除,就可以看到你这局游戏共获得了多少分数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me上第一版的蜘蛛纸牌

        后来我也成功的教会了我父亲这款游戏,而且我父亲也总是乐此不疲的告诉我他今天又突破了多少多少分,好像是要证明他就是比我强,可是无论我和父亲比赛斗嘴挣的火热,却怎么也教不会我爷爷上手蜘蛛纸牌,他还总是反复的玩着纸牌和空当接龙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7上蜘蛛纸牌制作的精细度,要比初代作品好看了很多

        当时的我以为是他老人家对这款新的牌类游戏不感冒,但其实我早该想到,这时的爷爷已经74岁了,虽然他对新鲜事物还是抱有好奇,但是他对于新鲜事物的学习和接受能力,已经大不如前了,而事情也从2009年开始,逐渐的开始恶劣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自从奥运会结束之后,爷爷的身体总是出现各种问题,经常要住院,所以我上大二、大三时的很多个夜晚都是在医院度过的。那段时间爷爷身上的各种器官几乎都被动了个遍,特别是手术之后的每个夜晚,因为麻醉药逐渐失效而逐渐提升的疼痛感是最让人绝望的,忍耐的时间越长,疼痛就越是提升,而站在一旁的我所能做的就是握紧他的手,让他感受到我的存在,希望可以让他感受不到孤独的痛苦。

        爷爷身体的情况在2012年左右开始好转了,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却再也恢复不到之前的状态了,因为长期受到麻醉药物和手术病痛的原因,导致他出院之后总是躺在床上,看报纸和电视的时间也逐渐越来越短。

        原来上高中时的电脑也早已被我当废品卖掉了,工作之后我自己攒了一台双核AMD速龙,系统也换成了windos 7,可是自那之后,我的电脑爷爷却再也没有动过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7上增添了更多的系统游戏并增加了在线对战,不过并未让国内的用户所接受(请忽略乱入的半条命2)

        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爷爷每天在我回家之后都会问我一遍你现在在哪工作、工资多少、有没有女朋友,我的回答也是在不断的改变,但即便是在没有变化的时候,我也依然会如实的说给他听。我父亲对我说:“爷爷的脑子可能不太行了,你可别不耐烦啊”,我又怎么可能会不耐烦呢,在我心里他永远都是那个微笑着让我教他玩纸牌的慈祥老人。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10上的纸牌游戏已经被整合到了一起

        就在前段时间,我打开了我最新更换了配置的电脑,这时我的爷爷突然走进屋中,问我什么时候买的电视,我告诉他这是电脑啊,只不过屏幕是27寸的,他腼腆的笑着说:“这是电脑?我都不认识了。”我依然熟悉的打开windos 10上的纸牌想让爷爷再玩上一局,但当我回头从看爷爷的脸时,却只能看到了他的茫然和无措……

    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
    windos 10的纸牌游戏增添了每日挑战,赢到的金币可以兑换作弊道具

        这就是我们之间的windos游戏故事,虽然游戏只是我们闲暇之余放松的工具,而在玩过之后让你久久不能忘怀的感动瞬间,才是这段游戏时光在你人生中刻下的深深烙印。不知道你是否也与一些人有着美好的游戏回忆呢?欢迎大家在留言区讨论,与我们一起分享你的故事。

    本文属于原创文章,如若转载,请注明来源:一位老人对于Windos桌面游戏的回顾自述http://geek.zol.com.cn/625/6255285.html

    geek.zol.com.cn true http://geek.zol.com.cn/625/6255285.html report 8295 有些人说,家用电脑是我娱乐的源泉,GTA、仙剑、模拟人生等单机游戏,是我想要休闲与放松时最好的工具;也有些人说网游给了互联网和电脑第二次生命力,让成千上万的玩家在网络上结交了深厚的友谊;还有些人说,电子竞技让PC游戏发扬光大,MOBA类、FPS类与RTS类才是PC游戏...
    不喜欢(0) 点个赞(0)

    推荐经销商

    投诉欺诈商家: 400-688-1999
    • 北京
    • 上海
    Android 客户端 下载中关村在线Android 客户端
    iPhone 客户端 下载中关村在线 iPhone 客户端
    iPhone 客户端 下载中关村在线Windows8客户端
    iPhone 客户端
    关闭

    扫一扫

    成为中关村在线微信好友

    周热门航拍仪(无人机)排行榜

    • 热门
    • 新品